占司鲸

海月姬

写下去之前坚决不混更

吸收消化ing……

[碎碎念]

御朱印帐和朱印收藏爱好中

不是特别认真/较真/顶真的人

然而并不佛系不犬儒

有男性大脑比例过高倾向

三次固步自封于设计圈和语言圈子

巧了~我也是 3

◎一度经历了各种复杂情绪后,才有了些许创造一名中也的动力

◎稍微了解了朝雾卡夫卡会赋予中也“并非人类”,“污浊中诞生”这种人设的意图

◎但是依旧会OOC..短小..主角仍然没相见(相交)(标签什么的随你吐槽),不过必然有那一天

3

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,中原中也不记得了。心中那个几乎完美的女性自从出现在生命里就再也挥之不去了。

要说她有多芳华绝代,那她绝不会是女人中最漂亮的,就皮囊而言。要说她有多风情万种,那根本无法与史上,不论正史还是野史,那些婀娜袅婷秋波媚眼媲美,她甚至,不再是鲜嫩得能捏出水来娇俏可爱的少女。她是名已婚女人。

在17岁时的中也眼里,岩谷太太举手投足散发着无法抵挡的魅力,初次在东京的沙龙里见到她,那种莫名的悸动他还不懂是什么情愫,他那时从未想过占有她。只是中也觉得她优雅得要命。

想见到她,已经成了中也生活中最大的盼头。

He or she

出于侦探的职业本能,我跟踪那个男孩到了他家门前。就姑且把他叫做男孩好了。

那是一栋破旧的陈年公寓,从查令十字路的分叉口沿北部一路追随而来,我在楼下眼看着楼层的公用灯一路亮敞,直到五楼。随后楼道右侧,应当是双号第二间的门栋亮了室内灯,提示我住户的所在。窗棂的人影绰绰显现着孤身一人,人影忽隐忽现,没有过大的动静,更没有交谈的迹象。

巧了~我也是 2

◎终于有了些许设计,但是依然短小…

◎可能会以极其少的线索铺设剧情,埋下故事中的秘密

◎不会与三次元太宰重叠,作者将赋予其明显抽离于三次宰的光环和魅力(没有比较的意思)

2

三天后

太宰在市中心的喷泉广场闲逛,两手插着风衣口袋实在有点无聊,可在路人看起来这个气质不俗又高挑的年轻人,正在特别深沉地想心事,当然事实上没有深沉这种事,更没有深情这种事,太宰本性情绪化又闲不住。他只是踩着自己在这好天气里脚下的树影,却又什么都踩不到,一边又回忆起女学生那天的话。

那天太宰说完了耳语扬长而去没走出几步,就听身后的女学生略带沙哑的嗓音说,“前辈,你以为你说这些话会有人相信吗,你有,真正喜欢过别人吗”,太宰怔住,惊讶地回过头,女学生已经飞快地跑远。

怎么会有人不相信我说的话呢?

他还真不明白

Vampire × Poet

他轻笑,只消一个响指,那枯朽得有些狰狞的皮相就得以回复生机。诗人却在一旁冷冷地挪开自己的烟嘴,不屑一顾,哼,尽是些迂腐的末世观念,就连那成竹在胸也是迂腐至极

巧了~我也是


◎该作者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发布任何文字

◎对现阶段文章标题认真就输了

“对不起,可爱的学妹,像你这样优秀的女性和我注定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,告诉你一个秘密……”男子凑近到面容青涩而此刻羞红了脸的女大学生耳边悄声说着,随后毫不在意后者低垂了前额无法猜测留海下是何种表情,轻松地转身扬了扬卡其色风衣

在不同的地点同一时间。

“中原同学,承谢您的厚爱,可是…我对您没有那种心心相惜的感觉,抱歉不能接受您的情义”身形婀娜高挑的女子温柔却不失果断地表达了拒绝,准确地说,是给那位中原同学发了时下全世界每隔1分钟就会送出的礼物,“好人卡”。不幸地是,中原中也也在这个现象级概率之列